热词: 蛇从革 赶尸 微信 鬼王 铸剑 hot

发布时间:1451016068357 浏览:0次

【牧书庐语】蛇从革和他的诡道世界


  每个了不起的作者,似乎都具有凭空创造一个神奇的想象中的国度或时空的魔力,犹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福克纳和他的“约克纳帕塔法体系”一样。即使与现实时空高度重合,这个国度也会向读者展现不一样的意义世界、人性探寻、生命轨迹和终极归宿。以诡道为主线、以八寒为归宿的《大宗师》三部曲所构筑和展现的庞大叙事景观,无疑正是打上了老蛇专属烙印的“约克纳帕塔法”。而与福克纳精心耕耘于密西西比州一隅不同的只是,老蛇的“约克纳帕塔法”是通过演绎诡道这一长久淹没于历史迷雾中的流派作为魔法石来建构的。


  黄老诡术天下之坤道,这是诡道的全称。虽然诡道的精神和传承要久远的多,但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孙子兵法》:兵者,诡道也。兵主杀伐,这也是诡道的主旨,金仲在鬼事开始就说过,诡道主肃杀。诡道是过阴的门派,是跟鬼打交道的,行的是阴术坤道。而且,几千年来,诡道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收凡人入道,几个例外只有席应真、赵一二、王八等四个人。诡道收传人,多是有异能者,而这些身具有异能者,又多身世坎坷,而难见容于世,因而在性格方面是有些问题的。如疯子和金仲就同样有着不堪回首的被歧视的童年。这些方面,都使得诡道洋溢着尤其诡异的色彩。但诡道之所以为诡道,其所不同于道家其他传承,且不见容(当然,诡道也不愿意融入)于正统道教者,最根本还在于诡道所秉持的终极理念--即人或人的灵魂的最终归宿,乃是八寒地狱。


  一切宗教,皆为一大事因缘而来,即(人的)生死;所面对的根本问题,乃是解脱。佛教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欲求解脱,当修佛法。基督教以人有原罪,亦教人行善,以纾缓现实的苦难,躲过地狱的惨景,而飞升天国。道家亦然,庄子以浮生如寄,肉身如舍,齐万物而任逍遥。因此一切宗教所以能够吸引凝聚信徒者,不外乎给人指出一条光明的解脱之路:佛教图作佛,道家欲成仙,基督教要作天使。佛之净土、道之天庭、基督教之天堂,皆为至善至美之地,而本只有百年寿命、注定必死的人,能以肉身成不朽之果位,享受无限的富乐逍遥,这是任何一个有追求的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而获得这个美好前景的付出也合乎文明发展的趋向:行善。所以一切正统宗教,所以能在世上得到流行兴盛,都在于其能够指出一条对于任何平凡的人来说只要努力都有可能获得的美好前景,达到这个美好前景的道路就是行善。这就是正统宗教其所以能成为“正”的地方:光明,美好,乐观,平等……总而言之就是有一身华丽丽的外衣,上得了台面。


  而诡道则不然。它对正统道教所讲的修仙不屑一顾,不乐观;它修行的途径是通阴,整天跟鬼打交道,不美好;它认为最后的归宿是八寒,不光明;它不收平常人入道,不平等……几乎一切讨人喜欢的宗教讨人喜欢的地方,它都不但不具备,而且还反着来。这必然使其与好生恶死、好善恶杀的文明趋向相违背,而且其所行阴术诡道,必然给人造成一种阴森诡异的邪恶印象,也使得其难以上得了台面。这在先秦之后儒家成为主流价值观、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大背景下,诡道所秉持的一切几乎就是怪力乱神的代名词。这就造成无论诡道在历史进程中建立多大功业、出了多少奇才,都难以进入主流:一方面这些诡道高人自身会有意无意地隐藏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出自庙堂和文明士人的正史在叙事中,必然也会有意无意地抹煞诡道门人在伟大时代中的身影和印记。所以诡道就是典型的可与共患难而难与共富贵的那一类群体。


  但问题在于,不为正统所容的,未必不合乎道;不能成为主流的,未必非社会人群所需。相反,这不能见容于主流和正统的,尤其具有独特的魅力。“易有太极,是分两仪”,谓之天地阴阳乾坤,道之流行化育,万物莫不有两,是所谓一体两面,亦“负阴而抱阳”之理。人类喜好光明、美好、乐观、平等,正是因为人类社会时时、处处、在在充满着相反的方面。而道之所以为道,不仅仅因为它是善的、真的、美的,相反,它绝对地超越于善恶、真假、美丑。真善美可以从道引申出来,我们可以说真善美这些正统的观念是合乎道的。但道生化万物,假丑恶呢,难道是凭空出现的吗?所以一切两极,如善恶真假美丑等,都是人性由自身的趋向和外在的省察所得出的观念和印象,而非绝对。所以一切宗教,都讲究超越,超越于两极和两端,才能体会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证到这非善非恶、非非善非非恶的道。因此诡道,不可谓之不合乎道,它所不合乎的,只是人们习见习闻的世俗观念而已。所以鬼事中诡道也以道家自居,而不承认自己是道教,这里的道教指的是由铲教演化而来的正统道教。在之前,诡道是属于道教的另一分支截教的。


  所以尽管不见容于主流和正统,诡道一门,依然孤傲地持守着自己的信念和传承。尽管注定不能青史留名,诡道门人依然固执地参与着历史进程,尤其在乱世。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陈平之佐高祖也,竟安天下;黄裳以斩鬼飞升,叶桂以药石度世。虽然不能在正史上得到堂堂正正的承认,但诡道门人却始终怀着对人间世事的一颗热心。风骨凛然,个性十足,这是老蛇所成功地塑造出来的诡道门徒的形象。就如在大宗师里,王八孤注一掷地携手疯子摆下几百年里道门中人难得一见的七星大阵与张天然决战,却依然没有忘记把金仲排除出局,以留下诡道的血脉传承。而金仲在风雨如晦中的坚持中因想及王八和疯子的七星大阵而热血沸腾时,这份情怀何其感人!


  疯子,王八,金仲,赵一二,这些诡道门人,尽管性格各异,但他们都是在青少年时,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赵一二和王八,在他们中,最有可能成为主流的精英而过完平静的一生,但前者因参与政治漩涡,后者因儿时情结,先后走上了诡道之路。疯子和金钟,则是身负异能,而无法成功融入主流社会而入道。前两者身是凡人,可能是偶然;后两者生有异能,也许是宿命。但最终他们殊途而同归,这或许说明,诡道的世界,其实离我们不远?大多数人,在太平时代,过着习见习俗的生活,他们眼中的世界,是由正史、正统和主流观念所营造的世界。但即使如此,少数人,也会由于生活中的偶然,或疾病,或骤穷,或天灾,或人祸,而结束静水通流中的漂浮,转而接触到浑浊激荡的漩涡。乱世尤其如此。当与这个时代和社会主流脱节,正统的世界将离人远去,一个新的正史所不载的世界之门将打开,过去我们称这个风尘异人迭出的世界为江湖,在老蛇笔下,这里是诡道的世界。


  因为老蛇,我们即使不用身遭乱离,依然有了接触到这个习常不为人知的世界的隐秘的机会。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是重合的,虽然说着同样的语言,生活于同样的时代,行走在同一条路上,戴着同一片天空,但这个世界的人们拥有着自己独特的风貌、观念、记忆和生活方式,他们的历史记忆,或许更多地来自于《黑暗传》。最根本的是,身在这个世界的诡道传人们,知道他们注定与那个世界的人们有着根本不同的追求,以及将迎来他们认为更为本质的冷峻的归宿。虽然不美好,不乐观,不光明,但他们都在尽其一生走出困惑、冲突和挣扎,在和内心以及外在的决斗中成为真正的诡道门人,并心甘情愿去去拥抱那正统所不认可而他们坚信不疑的归宿。这很酷。


  感谢老蛇让我们认识到诡道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中心是长江中游的宜昌,它离我们本来就不远。


  -- 辉哥。 2015-09-06


分享
公告区

净化网络文学环境,你我共同健康发展

雁北堂坚持贯彻响应及实施全国“净网”行动,并升级最新敏感信息关键词库,成立编审管理团队,坚决肃清网站中的不良信息,以及违反规定的作品。 在此,请各位堂友积极配合,做到:不起违法、敏感性昵称;不上传敏感性及包含淫秽色情信息的头像;不在评论及留言区发表违法言论,违反者将收到警告通知,多次违反者视情况受到禁号禁IP等处理。请各位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的内容,小说内禁止出现淫秽色情及暴力描写,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该小说! 净网需你我共同的努力,让我们为建立健康网络文学环境,尽一份力! 2017年10月23日 雁北堂

新人作者看这里:铸剑征稿攻略 1451016068357
幸运大转盘抽奖活动调整通知 1451016068357
铸剑活动——雁北堂征文大赛正式开始征稿 1451016068357
雁北堂小说APP(IOS版)正式上线 1451016068357
雁北堂app(ios1.0.2)版本更新 1451016068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