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蛇从革 赶尸 没有名字 度朔山纪 铸剑 hot

发布时间:1451016174229 浏览:893次

酒逢知己饮


  用过这题目写过他们俩,但觉得还是这个合适,看了更新疯子那个笑脸感觉心脏不太好,说说想法好了。


  刚开始看这书的时候,疯子还是那个潜藏善良又怀有自私、斤斤计较的凡人,我是当鬼故事看,不知道他是主角,也许写着写着他就死了呢?恐怖故事死主角太多啦,当时我没怎么在意。后来我又看到王八,我想,这哪里来的半桶水哇,我感觉不多时他们都得挂了,王八跟疯子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的约定不,走遍全国,自由自在。疯子全然忘掉,多么没心没肺一个朋友,可年轻的王鲲鹏说,他和我胃口。到底哪里和你胃口啊?两个傻小子。


  王八命不好,死了青梅父母又离婚,这么个情感缺失的当儿碰上疯子,一拍即合。我猜他们上课都跑天台抽烟看书去了。疯子呢,他一直听见与目见是两个世界,读心这玩意让成人世界过早来到他的童年,性格乖僻,父母也处不来。他们碰见时已经是一堆难兄难弟,谈什么帮扶,都是彼此的拐杖罢了。王八来找疯子解决事,他也找不到别人,别看性格各异,这两个人说到底都没有别的朋友,算的上挚友的只有彼此罢了。


  疯子在感情上可能比王八软弱些,能抓的就努力抓住,譬如曾婷,对他好的人不多,嘴上说不愿意管,到底还是要去管。他没有当断则断的那个精神,遇事能逃就逃,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他是个活生生的人。壮士断腕,但有几个人能去断?这份软弱谁没有呢,王八去学艺,他觉得疏远了,又各种阻挠,我看有人说他为什么不选又不努力追上去,只知道挤兑埋怨。他是个小人物哪,他从来都自觉是个小人物,担不起这个责任,又放不下朋友--他就这么一个朋友。


  做过阴人的时候,他觉得王八不合适,自个做了决定,后面又有点后悔。王八结婚了,经商,好像和这个故事越来越远。然而远远不是。老严说,这就是棋子存在的意义,王八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看他只能苦笑。领悟八寒地狱之后,一切都变得非常远,原来的情谊似乎一瞬间都轻了数倍,都不算了。老严是这么说的,王八也在犹疑,他在下头走古道,他在上头守惊涛。出来了,一句恭喜你,疯子觉得心哇凉哇凉的,反正他在领悟的那一刻,周围就已经都是黑的了,深不见底,五指不见……但就像他结尾所想,他以为他能不在乎了,挺过去了,八寒地狱之下都是笑话,笑笑就可以过去。他笑不出来,两个傻瓜对着哭了场。王八又把他带回去养了,拜师之前就这么个样子,这么多事经过,居然又还是这个样子了。本来就没朋友了,这下好了,就一个人记得他了。


  所幸还有一个人记得他。


  他们都不年轻了,不是大学那两个通宵达旦搞方术研究的小年轻了,有了家人,有了同队,棋盘都吊上来了,怎么能让你选下还是不下?疯子再不是过去那个小人物了,他莫名成了个大人物,拒绝梵天又如何,该你抗的还是你抗。他可以走,为什么不行?没人记得他了,为一个无人知晓的世界奋斗,还是个假的世界,有什么意思。但王八不知道这些,王八无法理解八寒地狱,王八要战,王八是个一往无前、身负万种责任的真正的大人物,不是他这种无心有力的冒牌货大人物。王八还在那里,疯子就走不了。


  回首竟已是十三年。人生有几个十三年?况且他们的一生已经风雨飘摇时时刻刻都要走到结尾了。


  我有时候想,人的一生往前走,总会逐渐改变,没人能永远维持自己过去的模样。你会变,朋友会变,友谊也会变。可能变得没当初那么没心没肺那么纯粹,会功利,会嫉妒,会推诿,会伤害,会天翻地覆。彼此理念不同,有很多事哪怕一起去做,可能都没法彼此理解。但其实这也并不是这么重要,王八能不能理解八寒地狱,其实也不是很重要,朋友之间,一切都能逐渐放下,去接受,因为朋友难得,走了就不再来。


  我给朋友推荐这本书,常常开玩笑这是本两个好朋友各种腥风血雨分道扬镳又殊途同归的故事,又说,我当初到底为啥要看啊,我不就是看个鬼故事我至于吗?现在成天看到更新巨型崩溃,好像嚼黄连。看到熟悉的两个人踏上一条赴死的路,很难言喻心情。抛开那些道义那些纷争那些机关算尽,其实只是很普通的,一对好友的故事。


  那个“一人算命,一人当郎中,浪迹江湖,无忧无虑吧,走遍全国,自由自在”的约定,似乎也不能算数了。


  当年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这么个天朗风清的大晴天,一个逃课的学生遇上另一个,彼此都融入不到群体中去。你笑我孤僻我笑你傻,大家都一样,十三年前一样的,十三年后也没什么不同。要战便战吧,战完还要再见,歌怎么唱的?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


  -- 一大块布丁 .


分享